取消
搜索历史
热搜词
视频
活动
创新2.0
I T
产业
当前位置:首页 >互联网•IT > 互联网+ > 产业互联网 > 正文
互联网医疗:从规矩出方圆
来源:《中国医院院长》杂志  作者:佚名 2018-08-08 09:27:46
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行业关注的互联网医疗发展边界和方向做出界定。《意见》明确,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医疗机构可以使用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在实体医院基础上,允许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允许医师在线开具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处方。尽管政策更多是对实践的认可与规范,并无超出预期的突破。

在医疗信息化专家、中国医药信息学会电子病历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陈金雄看来,其意义不可谓不大。“国家承认互联网医疗和互联网医院的合法性,这是之前没有过的。明确以实体医疗机构为依托为患者提供线上服务也是很大进步。”陈金雄表示,医疗机构开设互联网医院是大势所趋,随着配套政策等进一步完善,互联网医疗会呈暴发性增长。顶层设计既出,配套政策已被提上日程。

\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家卫生健康委将研究出台关于互联网医院的管理办法等配套文件,对“互联网医院”进行界定,明确互联网医院登记注册流程等。互联网医院扎堆的宁夏做出了表率。5月8日,银川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正式上线运行,通过“自动核查预警+人工干预方式”对互联网诊疗平台的运营合规性、医院资质、医生信息备案及在线问诊、分诊、处方开具、会诊、病历书写、药品配送等核心业务做出实时监督和管控。政策明确了国家支持“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鲜明态度,沉寂两年的互联网医疗迎来规范发展新时机。

互联网新业态渐成

政策的核心是鼓励医疗机构应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拓展医疗服务空间和内容,构建覆盖诊前、诊中、诊后的线上线下一体化医疗服务模式。为此,《意见》重点强调要通过发展“互联网+”医疗服务、创新“互联网+”公共卫生服务、优化“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完善“互联网+”药品供应保障服务、推进“互联网+”医保结算服务、加强“互联网+”医学教育和科普服务、推进“互联网+”人工智能应用服务等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实践层面,上述七方面的内容早有深入探索,医疗机构在“拓展医疗服务空间和内容”方面走的远比想象的要远。悄无声息间,互联网医疗构建的新医疗业态正在形成。

国家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学中心主任卢清君告诉《中国医院院长》,类似浙一互联网医院的模式会成为趋势,浙一互联网医院就像医院的一个科室,法人主体是实体医院,医院可以利用这个平台拓展效率,把闲置的资源利用起来。对患者来讲,有实体医院做依托,可以最大程度减少误诊。围绕在线诊疗,互联网医院延伸出了线上付费、检查预约、床位预约、药物配送、慢病随访等服务,构成了完整的闭环。《意见》对这些服务持明确鼓励和支持态度。如《意见》提出,对线上开具的常见病、慢性病处方,经药师审核后,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配送。可以预见,随着政策放开,第三方药品配送将会变得越来越普遍。在大健康观念下,互联网将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公共卫生服务、健康管理和健康教育方面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武汉市中心医院副院长杨国良告诉《中国医院院长》,互联网医疗的一大患者群其实是健康人群,互联网医院可为其提供健康指导和咨询建议。“从武汉市中心医院网络门诊情况来看,大约有50%-70%的患者可以通过网络医院解决部分健康咨询及复诊问题,这节省了患者在时间和交通等方面的支出,也节省了医院有限的线下医疗资源。”杨国良说。

与远程医疗融合

互联网医疗与远程医疗之间的界限正在被打破,伴随而来的便是服务模式的融合。有院长认为远程医疗就是互联网医疗,有院长认为二者之间有清晰的区别。卢清君认为,二者在本质上是一样的,远程医疗可以通过多种网络手段进行,互联网只是其中一种。如今,远程医疗通过互联网技术拓展了很多业务模式。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让工作效率大幅提高,医院可以把业务拓展到边远地区。

\

张群华则认为,远程医疗是医院对医院,而互联网医疗包括远程会诊,也包括线上复诊、健康管理等,因此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概念之争并非毫无意义,背后是观念之争,最终也是互联网医疗的界限之争。陈金雄观点与卢清君观点一致:远程医疗与互联网医疗严格意义上讲没有区别。只不过远程医疗主要聚焦疑难危重疾病,是下级医院对上级医院的B2B模式,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也可以不通过互联网,但现在普遍以互联网为主。远程医疗要在固定时间、固定场合进行,这是传统远程医疗的概念。远程医疗其最大的问题是量很少。全国远程会诊量最大的机构是301医院,每年为9000例左右,国家远程医疗所在地中日友好医院则在5000例左右。与庞大的需求相比,远程会诊量显然是杯水车薪。

“互联网企业早期都是做医院服务进来的,创始人多是技术出身,疑难杂症不敢看,多提供B2C健康管理、轻问诊、咨询等服务,这是约定俗称的互联网医疗的概念。”陈金雄向《中国医院院长》分析,两个概念分处两头,但最终一定会走向融合。慢慢地,B2B和B2C之间的界限会变得模糊,概念会淡化。医疗机构远程会诊室会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桌面端、手机端的诊疗场景。除MDT、疑难杂症的诊疗可能还要在会诊室外,大部分远程医疗都没必要在会诊室进行。互联网医疗边界的变化,最终也会带来初诊与复诊的模糊与淡化。事实上,如何界定初诊与复诊本身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文件并没有明确说初诊不行。”陈金雄表示,医疗的本质是质量安全,初诊、复诊都要围绕质量安全进行,不管初诊复诊、线上线下,只要符合医疗规范,就可以进行。

他希望下一步可以出台更好的配套政策,从质量安全的角度,把可能的隐患和问题厘清楚,只要符合规范,不管初诊复诊,都是被允许的。“其实就是资质、准入的管理,这是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准入加过程管理,把责任主体分清楚就足够了。”

支付与安全难题

先有业务模式,再有商业模式。在寻求更大的回报前,互联网医疗首要要把业务模式走通,给患者带来价值。走通业务模式并非易事。之前互联网医疗首先面临政策风险,如今则需要讨论更实际的问题。

杨国良指出,互联网医疗服务项目的立项还缺乏支撑标准,后端医生的服务价值不能很好地体现;信息安全方面,缺乏针对互联网环境下的医疗服务开展保障标准;电子处方及物流配送服务在政策上还待进一步明确。在配套政策中,最受关注、呼声最高的是医保支付。以远程会诊为例,各地定价不尽相同,医保支付更是千差万别。

据悉,即将出台的规范互联网诊疗行为的管理办法将明确监管底线,健全相关机构准入标准,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网络可信体系建设是重中之重,《意见》已经透露,国家将加快建设全国统一标识的医疗卫生人员和医疗卫生机构可信医学数字身份、电子实名认证、数据访问控制信息系统。“就是要保证网上全程留痕、可追溯,可以对医生的诊疗行为进行全程监管,并且全国要进行联网。”

焦亚辉强调。信息安全方面,下一步国家将研究制定健康医疗大数据确权、开放、流通、交易和产权保护的法规。建立完善个人隐私信息保护制度,严格管理患者信息、用户资料、基因数据等。此外,信息互通共享难题也是互联网医疗发展面临的一大难题。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与信息司司长于学军指出,不同医院之间甚至一家医院内部信息不能共享,将难以实现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下一步会加大力度开展这项工作。如何开展工作,《意见》专门提到,各地区要推进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建设,逐步实现与国家数据共享交换平台的对接联通;加快建设基础资源信息数据库,完善全员人口、电子健康档案、电子病历等数据库;健全基于互联网、大数据技术的分级诊疗信息系统,推动各级各类医院逐步实现电子健康档案、电子病历、检验检查结果的共享,以及在不同层级医疗卫生机构间的授权使用。

陈金雄表示,随着医保支付政策的完善和质量安全、信息安全制度的建立及可穿戴设备的普及、第三方检验检查机构的建立、现代物流的发展,互联网医疗将形成业务闭环。那时,互联网医疗会真正迎来发展良机。

编辑:申栋栋
关键字:       互联网+医疗  物联网  人工智能 
活动 In话题| CIO知行社 | 信息化大会

中交西筑互联网+装备及施工现场数字化综合应用

嘉宾职位:中交西安筑路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

不管是互联网+装备还是装备插上互联网翅膀跟现在的时代结合,最核心的一点还是制造业。归根结底,我们还是做产业,无非就是现在我们做战略...

分享到微信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