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搜索历史
热搜词
视频
活动
创新2.0
I T
产业
当前位置:首页 >互联网•IT > 互联网+ > 产业互联网 > 正文
王华明院士:要进入工业互联网需夯实信息化基础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作者:佚名 2019-02-27 18:06:04
一场高层人士的碰撞,折射出中国在工业互联网赛道上加速冲刺的决心,号角早已响起。2月23日,由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组织召开的工业互联网...

一场高层人士的碰撞,折射出中国在工业互联网赛道上加速冲刺的决心,号角早已响起。

2月23日,由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组织召开的工业互联网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研讨会在北京成功召开。原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利华,北京理工大学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军,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尹浩,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王华明,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中央常委、中国科协常委、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中国电子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徐晓兰出席会议并发言。研讨会由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刘爱民主持。

一个背景是,去年6月,工信部发布了《工业互联网发展行动计划(2018-2020年)》和《工业互联网专项工作组2018年工作计划》两个重要计划,提出通过一系列的打法,初步形成有力支撑先进制造业发展的工业互联网体系,筑牢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发展基础。

制造业上,有一个说法,中国处在全球的第三梯队,作为工信部的老部长,吴基传坦承,中国在很多方面和世界先进国家相比,的确存在差距,“包括核心技术,包括材料”、 “如果说是搬别人的,是别人研究出来的,你再仿制他,仿不了。”

吴基传讲到亲睹的一个例子,国内有工厂引进过国外产的数控机房设备,结果发现在软件上受制于人,“他说这个盒子不能打开不能动,一动就停了。。。他互联网连上了,你买了我的设备,你这个设备是不是用得好,我给你管着。。。一天几个小时,做什么东西,他全知道。”

吴基传认为,工业互联网的要害和核心技术,中国人必须自主掌握,这个要害就是“操作控制系统”,唯有在这方面下大力气,“你才有可能从现在三梯队不用多长时间进入二梯队,包括你这些芯片,有些才能突破。像我们刚才讲,芯片是14纳米、7纳米、3纳米,现在外国人为什么欺负你,你现在28纳米,等你到14纳米,我就到7纳米,你有7纳米了我就3纳米,你怎么办?”

竞争是一个动态追赶的过程,吴基传提醒,在中国发力要从第三梯队的前面进到第二体梯队的同时,也别忘了二梯队的人没在睡觉,他们也都在朝前迈步。他认为,中国要把自身功力提升上去,一定要加大自己的研究力度,打造相应的研究平台,吸纳创造性人才,帮助各行各业的工业生产者创造条件,更好地主宰工业互联网革命,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在全球竞争的大潮中,处在第二梯队的中国实际上此前也取得了一些进展,工信部原副部长、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利华介绍,国际上工业互联网的技术和产业格局目前还没有形成,正处于酝酿阶段,中国也跟上了这样一个机会。他认为,中国企业走在了从追赶到并跑到领跑的路子上,“我们这些年不能(说)全部走在前列,但是个别(方面)已经在领跑了,在一些技术、标准,包括一些编码方式上我们都有很多贡献。”

顶层设计上,中国把工业互联网划分成了网络、平台和安全三大块,据刘利华说,政府在网络支撑能力上下了很大的功夫,规划布局了五个顶级的标识解析节点。刘利华称,在推进工业互联网进程中,中国具有较好的基础,“主要是光缆四通八达,20年之前的八横八纵的光缆,这个基本架构在全世界来讲都是少有的能力很强的基础网络,在这个网络上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

“今年工业互联网产业规模有可能达到4800亿人民币,能够为国民经济带来2万亿的增长”。刘利华说,要实现这个前景,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核心技术攻关、网络能力改造提升、安全保障及工业数据资源管理能力建设等。

两位院士则从自身的研究角度出发,把脉工业互联网的建设所面对的难点和挑战。

“如果基础这块的东西上不去,最终工业互联网它还是个装修层次,框架不行。”

中国金属3D打印第一位院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王华明提到,在基础制造上,如飞机、高铁等最关键的装备材料,进入工业互联网时代,首先需要做的是如何实现信息采集和控制,要完成更为基础的信息化,才有可能谈得上进入工业互联网。

“工业材料,高性能的碳、高性能的铝合金等等,其实本质上是属于一种精工艺,其实制造工业的基础,这方面信息化都不够好。。。我想这方面我们很多还在渐进化和信息化交叉的过程中。”

“没有传统制造数字化的进程或者信息化的进程,不可能支撑我们下一步的智能化,不可能支撑我们工业互联网,所以这一块我觉得可能要高度关注”。中国科学院院士、通信网络专家尹浩也说,据他了解,中国的制造数字化程度参差不齐,“有的说是在1.0阶段,有的说是2.0,大部分都是1.5,好一点的2.0。”

尹浩院士的研究重心是在通信网络技术上,他还提出,工业互联网在制造业领域的实现,另外要解决联网和寻址等问题。

“怎么样把我们现在的传统制造业的人机物的方方面面,全流程的所有要素高效的联进来?”尹院士认为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挑战严峻,“接入的方式我个人认为肯定是多模态的,不能一种方式包打天下,我们有局域的、有广域的,有有线的、有无线的。通过各种方式接入互联这块。。。尤其是面向生产线的局域互联上,我们应该把这个行业的头牵起来。”

在寻址上,尹浩认为,工业互联网联接的端更加复杂,需要一个完整的应用的标识体系,这不是通讯标准所能解决的问题,能不能摆脱传统的IP绑定、能不能在技术上求解安全性问题,实现信息可溯源,这是尹浩的发问。他说自己还没有看到理想的解决方案。

“现在所有的互联网之所以安全不可控之外,因为干了坏事的人不可溯源,匿名上网以后你查不到他。一旦我们把这个标识体系设为可溯源的时候,那么在工业互联网当中,一旦我的资产通过互联网暴露了。。。如果我们这套标识体系设定好的话,就可以至少对想要干坏事的人就是一种威慑。”

据了解,工业互联网的概念源于欧美国家,目前在技术、标准、应用等等方面,方案和主张林林种种,不尽一致。

工业互联网在中国的热度,从本次会议上的讨论中可见一斑,关于此后将如何走向和布局,作为2018年中央编办批准设立第一个工业互联网研究机构负责人,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全国政协委员徐晓兰提出分行业、分区域推进工业互联网的思路,而不是一下子全部铺开。她认为对工业互联网需要一个探索的过程。

“我记得十年以前我们在探索‘云’,大家那时候有很多不同的声音,说云是什么呀?云不就在天上高高的挂着吗,说那是你们的畅想,但是现在呢?‘云’都落地了,大多数企业都开始用‘云’。”

徐晓兰说,关键是要实际行动起来,而不是停留在口头风暴上,“可能还有这样那样的不同的想法,或者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是我们不走这一步我们一定会落后,我们一定抓不住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的机遇,我们永远还是跟着,那怎么去实现我们从第三梯队到第二梯队到第一梯队的迈进呢?”

编辑:张洁
关键字:       工业互联网  信息化  制造业  数字化 
活动 In话题| CIO知行社 | 信息化大会
SAP资深方案架构师刘侃:SAP云智能ERP,赋能新制造

SAP资深方案架构师刘侃:SAP云智能ERP,赋能新制造

避免过度的、特别是不必要的客制化是一个重要思路,但同时我们也必须接受很多客制化和系统的异构升级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进一步破解信息化系统越做越复杂、管理越来越难的问题?答案便是:解耦。

避免过度的、特别是不必要的客制化是一个重要思路,但同时我们也必须接受很多客制化和系统的异构升级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我们...

分享到微信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