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
搜索历史
热搜词
视频
活动
创新2.0
I T
产业

前途汽车邢红波:工业互联网从概念倡导加速步入落地深耕

作者:张洁
摘要:邢红波认为,从工业4.0到中国制造2025,再到工业互联网,是一个从上到下,范围越来越小,概念角度越来越小,越来越具像化的过程。工业互联网已经走过了概念倡导,步入了落地深耕的阶段。

  • 邢红波:概念演进——多方协同是核心

    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在“消费互联网领域”引发的“互联网+”风潮时期,推动实体经济企业期望塑造通过IT技术实现所谓的“弯道超车”,过高的期望甚至不得其法的“跟潮流”使企业陷入投资困惑,信息部门也经常被诟病为“成本中心”。邢红波认为,从工业4.0到中国制造2025,再到工业互联网,是一个从上到下,范围越来越小,概念角度越来越小,越来越具像化的过程。工业互联网已经走过了概念倡导,步入了落地深耕的阶段。

    从新一轮工业革命概念的提出,到智能工厂、智慧城市,邢红波认为概念的演进是一个由供需引导的趋势化行为。随着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特别是在“消费互联网领域”引发的“互联网+”风潮,并期望推动实体经济企业通过IT技术实现所谓的“弯道超车”,使得信息技术成为了行业的“救生圈”。这是中国制造企业在经过长期的摸索之后,期望有一条从方法论到技术落地的路线,从而实现“弯道超车”的目标。他认为:“从工业4.0到中国制造2025,再到工业互联网,行业赋予这些概念的意义在不断地具象化,是一个从上到下,范围越来越小,概念角度越来越小的过程,是一个从概念倡导逐步走向落地深耕的过程。”

    工业互联网本质上是工业能力与IT能力的集成、融合和创新,制造能力的平台化,是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关键。而要想实现IT技术与工业能力的融合,工业互联网面临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将工厂所有的产线设备连接,形成多方协同的局面。

    对此,邢红波表示其中的难点在于标准。于工业互联网而言,平台体系是核心,数据更是核心中的核心。工业互联网要求实现各环节的数据可采集,揭露从工厂端到产品端的各项数据,要想数据真实可用,前期的标准统一和平台建设就尤为重要。

    平台体系的建设和数据标准的统一是一个漫长而又艰巨的过程,但邢红波表示,若在平台建设初期,从产业协同、敏捷制造、降低库存开始着手的话,会大大提高效率和实用性。以车企为例,原本的汽车生产商要求较高,需要三方物流进行大量的库存再制,以此确保生产节拍。但如果企业的工业互联网发展到一定程度,从降低库存方面着手的话,可以在较短时间内看到成果。

    对于当下的大多数制造企业而言,多方协同,不仅是指企业内部的IT技术与工业能力的协同,还包括政策支持、产业推进等多方面的协同,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推动工业互联网的落地。

  • 邢红波:落地难——“痛”才能通,通才能深耕

    当跨界成为一种潮流,创新的速度前所未有时,试错的成本是我们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创新的本质是为了解决痛点,而发展的过程始终伴随着阵痛。

    自2012年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提出“工业互联网”这个概念后,常被与“消费互联网”放在一起比较。但邢红波认为二者虽然同样是互联网,但两者本质上做着不一样的生意,平台的实施难度也完全不是一个层级。消费互联网是一种模式的创新,而工业互联网则涉及到更多的技术创新,包括底层技术的创新,所以工业互联网真正建设难度远大于消费互联网。他说:“工业互联网推进的难度在于,从零开始。底层架构和标准的缺失是难点之一,另一难点则是,整个行业的逻辑、技术逻辑、业务逻辑还没有一个清晰地架构。因为现在所要建设的工业互联网,是以为企业创造更高效率和价值为最终目的的。”

    以滴滴为例,平台最初发展的时候,私家车司机不愿意加入,都在考虑“我能得到什么?”,后来发现,加入的司机真的赚到钱了,这个商业模式真的可以帮助大家赚到钱,于是蜂拥而入,国家也开启了对平台的监管。

    工业互联网作为国家必须推行的的基础战略,如果最终实现的话,会产生非常大的价值。但仅仅有国家引导是不够的,还需要行业的企业主体真正参与进来,才有望实现最终的目标。但同样的,企业的目的是要盈利,追求的是投入产出比。工业互联网在前期落地阶段,根据现有的架构层面、技术路线和实现方式,对于真正的参与者——企业而言,是无法真正看到回报的,所以企业更愿意按照自身的逻辑和架构去尝试,而不是纯粹的“跟随行业和政策趋势”。邢红波表示,对于工业互联网而言,真正的痛点,除了技术难度和技术路线的实现,商业逻辑的落地也存在很大难度。

  • 邢红波:落地难——没有安全措施的设备互联就是裸奔

    随着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深入,线上线下一体化“数字化是双胞胎”的运营逐步实现,信息资产已经成为企业最有价值、最具竞争力的核心资产,如何以更合理、更高效的方式实现信息(数字)资产的保护,对信息安全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尤其在工业互联网时代,需要企业具备与之匹配的安全管控能力。邢红波指出,工业互联网时代IT、OT、CT快速融合,IoT模糊了传统安全边界,数据安全是工业互联网面临的最大壁垒之一,开展针对性的信息安全建设是构架坚固的网络安全系统、管理脆弱环节、保护敏感信息与知识产权的有效途径。

    在信息即财富的趋势下,由利益驱动的信息安全事件频发给企业造成巨额经济损失,越来越多的黑客组织投身于信息资产的窃取,攻击手段变幻莫测,攻击渠道多种多样,IoT设备、工业网已经成为不法黑客的攻击重点,为整个网络空间的安全环境带来全新挑战。

    邢红波表示,对于制造企业而言,工控设备一旦联网却没有做好相应完善的安全措施的话,不亚于信息裸奔。所以,安全问题也是制约工业互联网发展的难点之一。

  • 邢红波:落地深耕——前途汽车的数字化工厂

    对于制造企业而言,无论是数字化转型,还是智能化转型,最大的挑战在于传统的改造。邢红波表示,相较于传统制造企业的改造,前途汽车选择了重新开始,组建了全新的基建团队,理念高度一致,按照数字化工厂的模式,从对接设计开始,将数字化理念融入到图纸,包括工厂规划、设计实现,以及后续的招标、施工建设、信息系统上线等等,都是由IT部门按照工业互联网思路与各部门进行统筹协作,为后续的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发展做铺垫。

    数字化工厂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数字化孪生企业,实现基于“互联网+”的全数字化运营。邢红波表示,工业互联网时代的线上线下是完全是一致的,区别于消费互联网的是,消费互联网是实时反馈下单、支付及发货的过程。但在工业互联网、数字化工厂这个阶段,是可以实现企业分盘经营的全部重现,企业管理者可以在线实时查看各项进度,随时调取各环节的实时数据,帮助企业更快更准确的决策。

    前途汽车的全新工厂,旨在满足企业发展过程中对数据、数字化发展的需要,而在整个工厂的搭建以及信息系统的铺设过程中,一个真正的数字化工厂,以及后续上升到智能工厂,都不是一个人或一个部门可以推动的,从前期规划,到后端整体运维的实践,是需要IT部门和具体的业务部门共同去推动完成的。

    对此,邢红波认为,IT在企业中应该发挥三个层面的作用:运维服务支持、经营的优化提升和对未来业务的引领。“IT要想做到对业务的引领真的挺难得,首先要把握好整个的技术趋势,其次做到对业务的精准了解。前途汽车的新工厂目前基本可以满足数字化工厂的需要,但如果按照工业1.0到4.0的程度来判断的话,我认为前途汽车的新工厂应该是在2.5~2.8之间,还没有完全实现3.0的需求。因为确实在对业务的把控上不够精准。”邢红波如是说道,“希望在建下一个新工厂的时候,IT部门可以起到引领作用,与企业管理和运营的思想相匹配。”

    采访最后,邢红波表示,企业要想实现工业互联网,关键还是在于“协同”,那么企业所有的业务动作和行为都全部要在线上打通。而IT技术在其中的作用,就是在帮助企业以“更低成本、更高效率、更好质量、更多利润”的过程中体现的。凡是不能为企业达成上述目的的IT投入都是(增加企业运营成本的)“耍流氓”。

1 2 3 4

更多

分享到微信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